文章 Articals每一份关系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咨询札记 >

精神分析不死(下篇)

日期:2018-12-28 / 人气:

原文The Idea That Wouldn't Die,Psychology today,by Molly Knight Raskin,
朴生心理编译
盛文哲老师校审

 
与时俱进的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的实践者们一直希望,能够将精神分析理论推广到平普罗大众中去。时至今日,好的现象是:大多数现代精神分析师所使用的方法,较弗洛伊德时代以来,已经有了明显的发展和改善。
尽管现在还有不少讽刺精神分析的漫画,但如今的精神分析已经不是动不动就谈性了。你也大可不必担心自己是不是有所谓的“恋母情结”或者“阳具嫉妒”。如今的心理治疗中,一般也不会让你躺在僵硬的沙发上,而你的心理医生也不太会在你身后看不见的角落里,静悄悄地叼着根雪茄,只是满怀期待地等着你说些什么了。
正如我们今天了解到的那样:精神动力学心理治疗,在治疗过程上比以前少了很多教条的方法。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应用与专业心理学研究院的客座教授南希·麦克威廉姆斯(Nancy McWilliams)说:“精神分析治疗师热情、充满兴趣和好奇心,他们想了解一个人痛苦的根源所在。人们去找心理治疗师,是因为他们身上那些非常复杂的、无法被归类的非常复杂的情感体验。我相信,我们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语言仍然是精神分析。”
McWilliams补充道:“精神分析的核心就在于对他人经验的开放性和接纳度。精神分析几乎可以适合任何人。
戴维德·韦斯(David Weiss),纽约一名音乐领域的作家。他说,自己对精神分析的兴趣源自“一系列经典的问题”,包括性、药物滥用和他和自己母亲的关系。现年38岁的韦斯说,他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位治疗费用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的分析师。
算上去接受分析来回路途上的时间,维斯每个月花在接受精神分析上的时间大概是16个小时,他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记录了这段被分析经历。韦斯感觉他的分析师是在很多方面都是很现代的:她没有让韦斯躺在在沙发上(尽管他曾经想试一试,却感觉靠在沙发上太孤单了,而且他更喜欢面对着他的分析师)。他的分析师不会沉默寡言,也不冷漠,有时甚至是一整次咨询她都在讲话。更重要的是,Weiss说他的分析师很年轻,也很温和友好,并且以“专业训练过的、特殊的方式”来倾听他。
“精神分析中的一些部分是绝对不可改变的,”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临床、教育与健康心理学系研究部主任、伦敦安娜·弗洛伊德研究中心(Anna Freud Center)主任彼得·冯纳吉(Peter Fonagy)说。“但也有很多方面我们可以拿来尝试。我们对待患者的方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与他们合作,共同寻找适合他们的方法。
现在的分析师会坐在病人面前,而不是坐在病人视线之外。如今的精神分析师也不会用沉默来鼓励病人进行自由联想(Free Association),他们会给患者一些建议,这些建议是中立的,但会有帮助:比如指出病人什么时候是在无意识地努力回避一个可能会让自己痛苦的话题。尽管许多精神分析师倾向于患者一周接受多次的分析治疗,以此来保证精神分析治疗的高强度的特点。但对于疗效来讲,在治疗时间上并没有这个硬性的要求了。
Fonagy建议:“在生活中,如果你反复、长期经受着同一个问题的困扰,而且自己无法出去,那么接受分析治疗可能需要比较多的时间和比较深入的探索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如果精神分析师试就因此来劝你,让你接受为期5年、每周5次的高强度分析式治疗,那么就可以直接离这位分析师远远的了。”
不管当代精神分析师们是否愿意承认,其实他们都或多或少地都借鉴了一系列其他的治疗方法,包括认知行为疗法。当然,精神分析治疗也被它们所借鉴使用。
Fonagy说:“心理分析学师们也开始意识到,要解决问题,不必总是非要触及问题的核心。通过精神分析治疗来帮助一些人,也是并非要追根溯源的。




(本文内容为朴生心理原创,版权归朴生心理所有,转载请联系。)


预约咨询请添加助理微信
 

编辑:朴生心理


Copyright © 2015-2017 朴生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路由器 微信表情 明星排行榜 | 闽ICP备18026759号